少愛開卷

精华都市异能 蜀漢之莊稼漢-第1129章 第一次上朝相伴

Scarlett Nora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阿郎,快起来了!”
长安镇东将军府,天还没有亮,右夫人的院子,灯就已经亮了。
右夫人摇了摇正在呼呼大睡的冯君侯,呼唤道。
睡得正香的冯君侯, 极不情愿地翻了一个身,咕哝着问道:
“几时了?”
“已经寅时了,快起来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寅时?”
冯君侯脑子正处于停滞的状态,身体上传来的难受感,正催促着他继续入睡。
让他根本没有意识到, 寅时究竟是什么时候。
右眼努力了半天, 这才眯开一条缝, 瞄了一眼窗外,漆黑漆黑的,夜色正浓。
“寅时?才到寅时,起来做什么?”
看到冯君侯又要睡过去,右夫人急了,死命地拉扯着冯君侯:
“阿郎,不能再睡了!要不然,上朝就要迟了!”
“到时候阿姊肯定是要怪我了,说我不识大体,耽误了阿郎起来……”
“上朝?”
骤然听到这个无比陌生的词, 冯君侯感觉自己似乎是漏了什么事情。
“上朝!”
这个词刺激到了冯君侯,让他的脑子终于开始恢复了活动。
他再翻过身来, 如同诈尸一般坐了起来,“我要上朝?”
“今天是皇帝姊夫迁都长安以来, 第一次召开朝会,阿郎是镇东将军,自然是要上朝。”
右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冯君侯,“来,把胳膊张开。”
冯君侯还没有完全清醒,神情呆滞,愣坐在榻上不动。
右夫人没有办法,只能一边拉起他的胳膊,一边帮他把内袍套上。
折腾了好一会,然后又把裈裤丢给他,示意他自己穿上。
自己再下榻去,对着外头喊道:
“阿梅,阿梅,快把水端进来。”
房门“吱呀”被打开了,第一個进来的不是阿梅,而是左夫人。
关小君侯扫了一眼屋内,眉头轻皱:
“阿郎怎么还不下来?”
本来还有些磨蹭的冯君侯,看到自己的几个妻妾一涌而入,特别是左夫人有些不满意的目光。
他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一边系裤带一边说:
“睡迷糊了,都忘了今日要上朝。”
左夫人闻言顿时大是不满:“这等大事, 怎么能忘了?”
同时对着李慕示意一下,李慕会意, 连忙上前给冯君侯帮忙。
阿梅则是端着盥洗的物件,一一摆上。
“这不是没上过朝么……”
冯君侯有些心虚,瞄了一眼夜漏,按寅时算,这才不到三点半。
这特么的在古代当京官也太难了吧?
小胖子宣布迁都以后的这几个月里,从来没有开过一次朝会。
直到汉中和锦城的百官都陆续跟着迁了过来,长安总算是勉强搭起了大体框架。
今天是第一次在长安正式召开朝会,意义非比寻常,可不敢迟到了。
“你也知道自己没上过朝,叫你早些起来还不愿意!”
右夫人一边絮叨,一边把昨晚就准备好的朝服再细细察看一遍,以免有遗漏的地方。
饰貂尾镶黄金珰附玉蝉的武弁大冠,只有公侯才能穿的紫色冕服,一丈七尺的绶带,镶着白玉的钩络带,用来压下裳的玉玦,还有象牙笏板……
很繁琐,也很贵气,乃是普通人一生望之而不可得的东西。
冯君侯没有吭气,他正任由着阿梅服侍他盥洗。
跟在左夫人身后,正好奇地看着屋内众人忙碌的花娘子,听到右夫人的唠叨,忍不住地“哧”地一声笑出声来:
“十六岁出仕,官至镇东将军,十多年没上过朝的朝廷重臣,可真是少见呢!”
左夫人转头斥道:
“还在这里说风凉话,快去前头看看,庖房的吃食准备好了没有?这一上朝,没两三个时辰可下不来。”
“两三个时辰那是寻常的朝会!”右夫人把冯君侯上朝的衣物都检查完毕,截口说道,“今日可不一样!”
“今日可是天子封赏诸臣的日子,依我看啊,少说也得到午时,到时候阿郎才能在宫里吃上宫宴。”
花娘子一听,吐了吐舌头,转身往庖房方向跑去。
右夫人还在提醒注意事项:“但上朝前也不能吃太多,不然的话,万一忍不住,那可就失了礼仪……”
左夫人看向已经盥洗完毕的冯君侯:
“昨天夜里,四娘教给阿郎的上朝礼仪,阿郎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冯君侯嘴里回应着,同时伸开双臂,让阿梅和李慕服侍穿上朝服,“这几天光记这事了。”
三天前宫里就派了人过来,给他教上朝礼仪课,估计小胖子也是怕自己这位连襟第一次上朝,不知道规矩。
宫里的人教完之后,右夫人这两日又给他强化了一遍,免得他出错。
冯君侯身子不动,任由两个妾室给自己整理身上的朝服,转头看向左夫人,挤挤眼,笑问:
“征东将军当真不跟我一起上朝?”
左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嘁”了一声,道:“没兴趣。”
看到自家阿郎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原本还有几分紧张的两个小妾,此时也忍不住地抿嘴一笑,心情跟着放松下来。
也是,阿郎是天子最信得过的臣子,就算是朝会上出了点错,想来天子也不会太过怪罪。
大不了罚点钱走个过场……
冯家还怕罚钱?
穿好朝服,庖房也在花娘子的督促下,把早就准备好的吃食端到前厅。
看着一群妻妾在给自己忙前忙后,冯君侯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心情愉悦之下,胃口就好。
胃口一好,就想多吃两口。
谁料到右夫人劈手就夺下他手里的饭碗:
“说过的话怎么就记不住!不要多吃,吃个五分饱就行了。”
左夫人也劝道:
“四娘说得有理,阿郎且忍忍。”
阿梅又端来漱口茶,冯君侯无奈,接过来喝了一口,仰头“咕噜噜噜”几声,然后再吐到盆里。
正要准备再喝一口,忽见下人来报:
“禀君侯,赵将军来访。”
“他倒是积极。”冯君侯咕哝一句,然后说道,“让他进来吧。”
赵广是极少数能直接进入冯君侯内院的人之一。
同时也是进来之后,冯家妻妾不用回避的人。
“兄长!”
赵广兴冲冲地进来,看到案桌上的吃食,直接就是拿起一块糕点丢嘴里,然后再拿起一个肉饼咬上一大口。
与冯君侯穿着朝服不同,赵广是全身披甲,与准备上阵没有任何区别。
自天子迁都长安后,赵广所领的全大汉唯一一支铁甲骑军,升级为禁卫军,改名为虎骑营。
地位与南北军同,平日共同拱卫长安,战时出征。
赵广也成为中军的将军,出任中参军,位于关兴张苞之下。
大汉军制分五军,即前后左右中五军。
前后左右军第一批统帅正是关羽张飞马超黄忠。
中军则是由先帝刘备亲自统领,辅助领中军的人正是赵云。
先帝驾崩后,丞相总摄国事,大汉的精锐军队大部归于中军,由丞相府所统,前后左右军名存实亡。
直到冯君侯在凉州练出一支凉州精兵,大汉的军队才再次形成中外军格局。
关中一战后,丞相去世,天子迁都,冯君侯以平尚书事的身份,正式进入大汉权力核心。
为了名正言顺地统一指挥军队,凉州军也开始改编,主力作战部队就地转换成为驻扎地方的中央军。
若不然,凉州军就得重归凉州,归凉州刺史府管——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最精锐的外军转成了中军,现在大汉的外军,基本就是各郡的郡兵——都督府的营队,基本也是隶属于中央军。
这就是这几个月来,长安一直在忙碌的大事之一。
现在的大汉,政务由尚书台处理,但中央军日常军务和各地战事,却是由镇东将军府做出决策,再呈天子决定。
除非发生大战事,天子觉得有必要召开群议,召集众臣公开讨论。
虽然车骑将军刘琰、镇东大将军魏延、镇远大将军吴班皆位冯君侯之上。
但他们都少了一个最关键的权利:平尚书事。
虽然平尚书事不像录尚书事那样,是尚书台的最后决策者。
但平尚书事这个身份,好歹可以参预国家机要,甚至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
明眼人都可以猜得出来,今日的封赏之后,冯君侯怕是可以名正言顺地统内外军事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冯君侯却是皱眉,似乎大是不满意: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府上没吃的?”
Sensitive:敏感的问题 センシティブ:敏感な问题
连喝带吃的赵广又喝下一大口豆浆,这才舒出一口气,回答道:
“没有,我家那位要带孩子,这些日子一直没有睡好,所以我就是悄悄出来的,没敢惊动她。”
赵广和黄舞蝶的第二个孩子才一岁多,比冯永的三个小儿子还要小。
“怎么不叫下人给你准备?”
“我家的下人做的没有兄长府上做得好吃,反正兄长今日也要上早朝,还不如来兄长府上吃。”
赵广理直气壮地说道。
冯君侯对他是懒得生气,直接起身,从右夫人手上接过大武弁帽戴上:
“少吃点,今日陛下还要在宫里设宴呢,走了!”
将军府外,亲卫部曲早就提着灯笼在等候。
冯君侯接过亲卫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
“驾!”
“踏踏踏……”
亲卫护着冯君侯开始向着未央宫方向前进。
十月的长安,又正值夜里最黑暗的时候,颇有几分寒意。
特别是骑马行走,更是迎风,脸上感觉到些许冷痛。
没办法,大汉尚武,又没有正式分出文武,再加上现在也不是缺少马匹的时候,朝中的大臣,大多都是骑着马上朝。
坐车是一种文弱的表现,会被人看不起。
“兄长,还是住得离皇宫近些好啊,幸好当初小弟灵醒,在离兄长府上不远建盖了院子,要不然,这夜里行路,那都是难事。”
神武霸帝 不信邪
神武戰王
赵广骑着马,靠了过来,开口说道。
赵云死后,赵统继承了赵云的爵位。
赵广就算是分出来另成一家了。
黄舞蝶本就是富婆,再加上赵广兴汉会二龙头的身份,手头更不缺钱。
兄长负责长安的重建工作,他自然是比别人早一步,在离兄长府上不远处挑了一个上好的地段,盖起了好大的院子。
不过他总算还有良心。
院子盖好后,他只住一半,另一半,则是留给自家的亲兄长赵统和阿母赵马氏住。
两兄弟往来,根本不用出门,直接走院门,倒也方便。
冯永看了一眼四周,在带着寒意的夜幕的笼罩下,除了能看到几个灯笼,其他的,只能是感觉到有人在黑暗里默默地走着。
“离得再近,又有什么用,不还是得三更半夜起来?”
冯君侯打了个呵欠,感觉睡眠不足,眼泪都流出来了:
“幸好是五天一朝,要是天天上早朝,说不得我就得请病假。”
赵广听到这个有些不敬的话,倒也没有在意,反而是笑了起来:
“真要天天这么早朝,莫说兄长,就是,嘿,谁也顶不住啊!”
要不然尚书台是用来做什么的?
天子也需要休息嘛!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皇宫门口。
这个时候,皇宫自然还没有开门,不过那骤然变多的灯笼,却是映出了影影绰绰的人影,看来已有不少大臣提前过来等候了。
赵广没有翻身下马,对着冯君侯说道:
“兄长且自去,小弟先行一步。”
他披着衣甲过来,可不是来上朝的,而是要领着虎骑营的人马,在殿内中侠陛,列于陛道左右,陛大臣们入殿上朝。
跟随冯君侯一齐过来,实则是充当这一路上的护卫。
黑灯瞎火的,又是第一次上朝,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贼人心怀不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冯君侯挥手:“去吧。”
赵广离开后,冯君侯翻身下马,也在侍卫的引导下,向着皇宫门前的大臣们走去。
早有内侍在某处等着,看到冯君侯出现,抢先小跑过来:
狐狸大人的异族婚姻谭
“君侯,可等到你了,这边请。”
“嗯?”
冯君侯有些不明所以,看着眼前的小黄门。
“君侯身份尊贵,怎么能让伱站在宫门前等候?”
小黄门笑着解释,“旁边有暖房,君侯可先到里头等候,等开了门,自会有人领君侯先行入宫。”
还有VIP通道啊?
冯君侯看了一眼站在那边缩着脖子的群臣,当下就是有些脱离群众的羞愧感。
体嫌口正直地说道:“有劳了,烦请带路。”
冯君侯一边说着,一边示意。
亲卫会意,悄悄地给小黄门手里塞了一张票子。
“不敢不敢,这是小人按吩咐做的,君侯请,请!”
小黄门顿时就热情了好几分,腰也弯得更低了些。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