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愛開卷

妙趣橫生小說 明末之席捲天下討論-第662章 大事不妙熱推

Scarlett Nora

明末之席捲天下
小說推薦明末之席捲天下明末之席卷天下
最近农民军又闹了起来,先是张献忠复反,接着李自成又出山,加上山东失收,别说外来的流民,山东省内都到处都是。
常辉正组织人在煮粥,安民, 也知道今天有新任巡抚到。
他带着一波人在城门口附近,看到有兵马过来,赶紧上前。
刘元的旗帐,牌子都很明显,十几个文武官员一涌而上,希希拉拉的声音有气无力。
“拜见都宪。”
刘元现是右副都御史加兵部侍朗衔, 可称都宪大人。
很多人都奇怪的看了眼刘元, 因为大部份巡抚到任,都会乘桥,骑着马的文官确实少见。
淨無痕 小說
刘元面无表情的跳下马,看了眼边上热气腾腾的大锅。
城门内街两边都有,看起来不少锅,有十几个,两边还有数百灾民,个个衣衫褴褛,面黄饥瘦,有些人都瘦的脸色发黄发黑,随时看起来都会倒地。
他们眼巴巴看着大锅,都在等着下一锅的清粥。
刘元顿时就感觉到常辉等人是在演给他看。
他大步走到一口锅前,看了眼锅后,伸手叫道:“拿根筷子来。”
左右立刻有亲兵上前,递上筷子。
兽世狂妃:不当异界女海王
刘元把筷子往里一插,完全立不住,上面满满一层汤水。
他勃然大怒, 转身喝叱:“赈灾煮粥要能立筷, 现在筷子扔下全是水, 这算什么粥,百姓能吃的饱?”
“。。”常辉等目瞪口呆,没听过有这说法啊?
因为煮粥要立筷子并不是这个时代想出来的,只是丁毅要求登莱必须这么做的。
“来人–”刘元厉喝,准备叫人把这些狗官先斩了再说。
“咳咳”边上马正富轻咳几声。
马正富是旅顺出来的文职,他是提醒刘元,这是登州的做法。
刘元恍然省悟,特娘的,装清官装过头了。
“开仓放粮。
”刘元语气一转,原本想说,来人把他们拿下,改成来人,开仓放粮。
“都宪大人,没粮啦。”对面一个文官哭诉:“都被建奴抢走了,上月朝廷运来一万石,已经用的差不多,每天都在赈济灾民。”
刘元回头看看马正富,马正富点点头, 刘元便道, 这边赈灾的事, 交给别人,你们都不用管了。
便由丁毅的人,全权处理引流和安置。
而刘元,立刻着手重组济南三司,定量田地,安顿流民。
济南府和济南城现在和当年登州一样,富人和官员基本被杀绝了,而且被杀的比登州更严重。
鞑子在丁毅手上吃了败仗,所有的怒火发泻到济南城,加上需要抢掠财富和粮食,凡城中大户,只要没躲没逃的,几被杀绝。
德王府以下,各级官员更被清扫八成。
余下的大部份人被掠走,最后被丁毅转移到济州和大员。
现在刘元一到,先要组建三司衙门,然后丈量土地,统计人口,再引流灾民,安置分配,忙的不得了。
还好登州来的丁毅部下,都是熟手。
做起这种事一轻车熟路。
首要是建三司。
当地官吏几乎被屠被抓一空,只有常辉等十几人余下。
地方三司的重要官员有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
这三个主要部门的主官自然是朝廷任命的,现在人都没到。
左右布政使分别为宜兴人夏尚䌹,福建人邵捷春。
这邵捷春也是运气好,现在他正在四川,原历史上五月份四川巡抚傅宗龙要调回京城任兵部尚书,邵捷春补上巡抚,结果打不过张献忠和罗汝才被抓,死在狱中。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南官夭夭
这次因为刘元任山东巡抚,朝廷思来想去,把人在四川的邵捷春调了过来。
新任山东按察使为赵光抃。
赵光抃在崇祯十一年为密云巡抚,到职不久,便告发密云监军邓希诏奸谋通敌。朝廷召还希诏,派太监孙茂霖核查,不料茂霖与希诏向有私交,谎报“查无实据”,光拧反坐罪,充军广东。
原本他到崇祯十五年后才会被重起,这次不知怎么崇祯又提前想到他了,把他从广东召回,任山东按察使。
要说这三个人啊,能臣不敢说,都勉强算的上是干吏,所谓干吏,有几个特点,首先是忠于朝廷,忠于崇祯的,然后又比较能吃苦,愿意干事的,这崇祯还是挺会选人的,这么一来,刘元的压力就挺大了。
济南不像登州,他在登州当巡抚,下面就是知府张应求,也能算半个自己人,其他官员和小吏可以直接无视。
可这边有山东三司在,这三大巨头若到齐,且一心向着崇祯的话,刘元这日子肯定不好过。
刘元一来就听到三司人选,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这是来者不善呀。
“都指使又是谁?那边来的?”张其栋这时问常辉。
“赵百河,京城来的。”
刘元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赵百河亦是丁毅的熟人,当年丁毅登州平乱时,时任锦衣卫千户赵百河就想带锦衣卫亲军过来捉拿丁毅,然后差点被丁毅反杀,吓的落荒而逃。
都市超品神医 小说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锦衣卫千户赵百河,居然摇身一变,变成山东都司指挥使,这算不算来针对路超和丁毅的。
谷逤
但此时三司主官都没到任,像距离远的赵光抃、邵捷春等,要么朝廷的命令还在路上,要么他们刚刚上路,等到山东济南,估计也是一两个月后的事。
最近的是赵百河,从京城来的,常辉说,要么明后天,肯定要到了。
他说话的时候,一脸不甘。
这次清兵在济南大开杀戒,所有被抓到的中高层官员,能杀的全杀了。
他好不容易活下来,原以为自己最少也能升一级,搞个都指挥同知吧,没想到还是原地踏步。
刘元不着痕迹了看了看他,担心的道:“都离这么远,那还有些日子才会到,眼下民匪遍地,到处混乱,希望他们能安全到任呀。”
张其栋冷笑连连。
这还是三司主官,三司下面,还有少量的官员。
一般来说,朝廷会任命一部份,主官会推荐一部份。
但现在主官都不在,刘元以巡抚之职,开始推荐。
明朝的官员其实并不多,以布政司为例,下面另有左右参政,左右参议,然后参政参义分司诸道:督粮道,督册道,分守道。
这三道加左右参政参议也就十几人左右,有的大点的省可能会多点,也有每道只有一两人的。
看看,这就是明朝一个省级单位的在编人员,一共二十人不到。
另一个省级单位提刑按察使司在编人员也是少,除了按察使,副使两人外,就是下面各司、所、局:
经历司,经历一人,都事一人,共两人。
照磨所,照磨一人,校检一人,共两人。
理问所,理问一人,副理问一人,提控案牍一人,共三人。
司狱司,司狱一人。
库大使一人,副使一人,共两人。
仓大使一人,副使一人,共两人。
杂造局、军器局、宝泉局、织染局大使各一人,副使各一人,共八人。
七七八八加起来,按察使司也二十多人。
加上市级在编人员济南知府衙门,估计不会超过八十人。
现场也就十几个还活着的官员,刘元统统举荐了先,基本都是往比原职高的举荐。
众官皆是大喜,纷纷表示感谢。
但官员还是不够,朝廷肯定会慢慢补充进来。
可下面还有大量的吏是不入编,是自己聘请的。
于是三天不到,三司主官还没到,刘元已经挑选了一千名吏员充进各部各局各司。
各级官员直接目瞪口呆。
以前济南没被屠之前,所有吏员连衙役捕快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人。
所以历史上济南被清兵围攻时,兵马才上千人,而且是捕快衙役们全上。
现在刘元到来,一来就安排了一千人。
这么多人的薪水支出,是要布政司承担的啊。
现在左右布政使都没到,皆由刘元负责,当然钱也由他来解决。
只要你能发的出工资,那怕有两千吏员,下面的官员都没意见,人越多,事就越好办。
不过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这边的吏员,只听刘元话,其他无论什么官员,说的都不管用。
因为大量官员欠缺,很多部门直接由吏员来负责,且刘元一直不添加官员,这导致整个济南府,慢慢的被刘元控制在手上。
除了他的命令,任何官员的命令,都没有用。
刘元到后,三司巨头还没到,刘元便匆匆布置起来。
巡抚衙门新成立税务课,仅吏员就有两百人。
济南府捕快五百人,另有三百人负责重新量田,套路完全和胶州等地一模一样。
然后因为当地没有吏员, 所有吏员还在济州府各部门有兼职。
刘元和张其栋前前后后忙了半年才前期的工作都做好。
这时有人才发现,怎么三司头头还没到?
朝廷新调的其他官员大部份都到了,也有少部份还到。
这时距离清兵屠城已经快一年,山东三司还没重组完成,效率奇慢。
但这时刘元和张其栋又开始征招吏员。
S级独家暖宠通缉令
从当地百姓和新来的流民中,挑选一千人。
这样济南城中的吏员达到惊人的两千人。
而济南的官员不到三十人。
官吏比例严重失调,所有官员目瞪口呆,却没办法。
此时聪明的人已经想到,这三司头头到现在还没到,恐怕有点大事不妙。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