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愛開卷

优美都市异能 《曉寒更深西風冽》-第五十一章、放我們走吧閲讀

Scarlett Nora

曉寒更深西風冽
小說推薦曉寒更深西風冽晓寒更深西风冽
“那我和他还算是夫妻吧,没和离没休弃,你也看到了,他是不可能丢下我不管的,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可你们的婚姻本身就是个错误!”郡王爷生气了,好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强力阻止她嫁过去。
“过去是无法更改的。”
“我朝容不下他!”
“那就是说我们只能一起赴死了。”
“他有什么好让你这样恋恋不忘?”郡王爷有些嫉妒了。
“大概…是他对我的感情更专一和强烈些吧。”
有些人纵使是喜欢过我,因为有太多的选择和考量,所以做不到像他那样不顾一切。
“那只是你的自我感动!”
“谁说感动又不是感情呢?”
“既然如此深情,那你当初为什么又要出家呢?”把所有人都丢下,证明你也能抛得下他。
“出家是为了避祸,不再连累亲友。如今叛王已死,还死在我手上,我也能恢复清白了,也能了无牵挂了。”
“当初我们是给你平过反的!”衣冠冢还在,这还不够证明?
“那是你们私下里的……施舍,我要自证清白,让天下人都看得见。”
她要强的让郡王爷无话可说,感觉自己的一番苦心都喂了狗。
“你是非跟他走不可?”
“是的。”
郡王爷失望至极,一甩袖子钻出了船舱。
凌冽挣脱了守卫进来,先关切检查了一下娘子的身体:“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不放我们走。”
凌冽迟疑了一下,捏了捏她的手:“你安心养伤,这件事我来处理。”
“你打算怎么处理?”
“放心,你相公还没有那么无能。”
庄晓寒喝了药,昏沉沉睡去了,凌冽来到郡王爷的大船前,请守卫通报一声,他想找郡王爷谈谈。
郡王爷请他进来了。
凌冽给他行礼,郡王爷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有何事?”
不是庄晓寒的执拗让他投鼠忌器,他真想一脚将这个人踢到太平洋去。
“请王爷屏退他人。”
郡王爷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了。
凌冽上前一步低声道:“在下想和郡王爷做个交换。”
“交换?”
“王爷知不知道这三年在下都做了些什么?”
郡王爷瞟了他一眼:“做什么?”
谁关心你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国普通人做什么。
“在下一直在找矿炼铁。”
“那又怎么样呢?”
炼铁的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我已经找到了一些新矿石,只要将这些按比例加进铁水里,练出来的铁块的强度和韧性都能大大增强,想必王爷也知道这些事情的重要性,我拿这些来交换,请郡王爷放我夫妻二人离开,不知可否?”
郡王爷坐直了身体:“真的?”
凌冽点点头,拿起桌上的纸笔便坐下写了起来。
郡王爷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张,三大张纸上墨迹未干,写得满满当当的:“本王非专业人士,这些方法的真伪还需得找人鉴定后才能确定。”
“在下等王爷的消息。”
黑鸟恋人(BLACK BIRD)
凌冽回到了船舱,庄晓寒还在睡,他摸了摸娘子的额头,拿起药罐子加上水重新放在了火炉子上煎煮。
庄晓寒清醒的时候,凌冽和她说了自己的打算,庄晓寒十分意外:“这样也行?”
“你相公这两三年也真不是虚度的。”
原来,这世间所有的苦吃得都是有价值和回报的。
庄晓寒眨巴着眼睛:“可是你们云国朝廷若是知道了,你就惨了!”
“你不说我不说他也不说,谁知道呢。我这三年找矿,云国朝廷给我的支持很有限,而且这些想法都还不怎么成熟,我也只是在实验阶段,到最后定形还需要时间来验证,更何况,本来这炼铁法最初就是你起头提起的,如今这些成果留在你们容国,也算是物归原主。”
郡王爷很快就派人请凌冽过去。
两人关起门来说好一会,凌冽才回来,庄晓寒仔细看着他脸:“怎么样了?”
凌冽咧嘴笑了:“你相公出马,当然搞定!”
庄晓寒松了口气。
容国的人站在船边目送着载着庄晓寒和凌冽的船只离开,杨鑫有些理解无能:“郡王爷,为何要将那贼子放走?”
叛乱贼子不诛杀,反而放走不说,还拐跑了我容国的巾帼英雄,叫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郡王爷笑笑,抬头看了看天。
庄晓寒,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身处旋涡中的孩子,你的路远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争斗更不可能就这样草草结束。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这里还在容国境内,凌冽要赶紧回国去,免得夜长梦多,徒生事故。
看到庄晓寒的精神头渐渐好了一点,他会经常打开窗户垫高枕头让她看沿路的风景,和她说话,告诉她自己这三年来的做过的事,也询问她这三年来里的经历。
媳妇是找回来了没错,但是找回来了不等于就是万事大吉了,今后的路也不见得就是一帆风顺。
家里人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能不能接受得了一个死去三年的人复活了的事实?虽然确实有点惊悚和不可思议。
最重要的是,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娘子会怎么看待他这个人?
他们的感情还能恢复如初吗?
凌冽在熬药间隙发呆想问题的时候,一扭头却发现娘子醒了,正默默的看着他,他赶紧过来摸摸她的额头:“哪里不舒服吗?”
庄晓寒摇摇头:“没有啊。”
凌冽看着她的眼睛:“我们现在要回家去,回云国上京城,你…”
你愿意跟我回我家去吗?
庄晓寒打断他的问话:“你还能让我留下吗?”
我想待在容国,想待在青峰山,不想去往人生地不熟的云国。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留下了又怎样呢?朝廷极大可能会嘉奖她,但是也极有可能还会被卷进政治斗争里,没有凌冽还有别的事,树欲静而风不止;
若是想留在青峰山,以凌冽的个性,他若是不想放手,绝对会偷偷来纠缠她要她还俗跟他回家去,出了家还是不得安宁。
尘缘未了的人,最终还是要回到俗世红尘里打滚。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