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愛開卷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薪火函數討論-26.回憶 上熱推

Scarlett Nora

薪火函數
小說推薦薪火函數薪火函数
丁博士离开了老板的办公室,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丁博士进门后将门反锁,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老板”名叫李峦峰,他的父亲李肖林是丁博士做大学老师的时候带的第一批研究生之一。
李肖林出身家境贫寒,学习非常刻苦,本科毕业前也顺利地通过了本校的保研。
但是,家里的经济压力很大,而且父母在自己大一的时候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父亲当场毙命,母亲也一条腿被撞断,当时本有机会治愈,但因为凑不够治疗费用,只能选择保守的治疗方法,最后耽误了治疗,母亲也落下了残疾。
因此李肖林和母亲的生活全靠自己勤工俭学以及目前在家做一些小手工来勉强维持,但也仅仅能够有饭吃,经不起任何大的花销。
丁博士在李肖林读大二的时候就有所关注,因为他除了在校内各科成绩名列前茅,获得了几乎所有的奖学金外,
他还在学校的网站上的自然科学模块发表了一篇很有见地的关于基因合成的文章,丁博士在看到文章后立刻通过学校找到了李肖林的联系方式,两人因此相识。
丁博士虽然是老师,但是自己也是博士刚毕业,因此比李肖林大不了几岁。
李肖林虽然年轻,但是学习客户,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对于基因产业的未来发展也有自己读到的见解。
丁博士十分欣赏他的才华,丁博士是学校里的明星,李肖林对丁博士也非常仰慕,二人经常就学术问题彻夜长谈。
丁博士也多次跟其他老师说李肖林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
这天李肖林来找丁博士,而保研的名单刚刚公布,丁博士正想去恭喜他,看到他过来找自己,非常高兴。
“恭喜啊,肖林,以后可以对你的专业更加深入的研究了啊!”
晴兒 小說
李肖林看起来却并不开心,他看起来很犹豫,半天没有说话,对丁博士的恭喜也没有回应。
丁博士看出出他有心事,他也是极聪明的人,看到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在,没有发问,而是对李肖林说:“走,正好到了午饭的时间了,我请你去吃饭,也算是对你的祝贺了。”
“嗯!”李肖林明白他的好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路上丁博士遇到了几个熟人和学生,一路一直在和人打招呼,没有和李肖林再说话,而李肖林也一直闷着头往前走,看起来心事重重。
二人来到校外的小餐馆,坐下来后,丁博士看着还在低着头的李肖林说:“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怎么了,保研都通过了怎么这么消沉?”
“丁老师,研究生…研究生我可能读不了了,本科毕业后我准备去工作了。”李肖林无奈地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是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吗?”丁博士对李肖林家的情况多少有一些了解,以前也想给他一些经济上的帮助,但是都被李肖林拒绝了,后来便没有再提。
“嗯,我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需要定期吃药,稍微严重一点就要去住院,虽然有低保,治疗费用也能医保报销一部分,但是没有收入,还是难以维持,所以我想,我可能不会去读研究生,还是选择去工作。”李肖林稍稍抬起了头。
“这…这样太浪费你的才华了啊!你应该把你的天才用在学术研究生,而不是浪费在其他的事情上!”丁博士情绪有些激动,
虽然刚做老师,但他是非常爱才的,也希望学生能够在专业领域发挥自己的才能,不浪费自己的天赋。
“丁老师,我明白您对我的期许,我又何尝不想在学术研究领域有一定的建树呢?但是现实如此,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李肖林是一个无神论者,但这时却也不得不向命运低头。
傲嬌醫妃 小說
“肖林,你先不要向学校提出申请,钱的问题我来想办法,你相信我!”丁博士目光坚定,拍了拍李肖林的肩膀。
李肖林似乎也受到了鼓舞,终于抬起了头,对着丁博士点了点头,但眼神中依然充满了无助和迷惘。
二人匆匆吃完了饭,各怀心事地回到了学校。
三天后,丁博士来到图书馆找了李肖林,他平常没其他事的时候都会坐在那个位置看书。
瀟然夢 小佚
他告诉李肖林,自己通过各个渠道的关系,终于找到了一个富商,愿意资助他完成学业,资助的费用除了正常的学费外,还包括每月一定金额的生活费,用于他们母子二人的日常开销和李肖林妈妈的治疗费用。
“真的吗?”李肖林很兴奋,但又不敢相信。“可是怎么会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对方当然也是有条件的。”丁博士补充道。“对方要求你毕业后必须要到他公司工作五年,否则要追回全部的资助费用。
当然工作期间他会按照市场的正常水平给你支付工资,五年后你可以自由选择是留在公司还是去尝试新的机会。”
田园弃妇:随身空间养萌娃 烟雨墨白
“好,我答应。”李肖林不再犹豫,对于他来说,这个机会简直就是在他昏暗的生活中亮起的强光电灯,让他再次燃起了希望。
“太好了!肖林,明天他的律师会来和你签协议,他本人不太方便露面,你也不要问太多问题,直接签字就行了。”丁博士嘱咐道。“还有,一定要让我做你的导师哦!”
“嗯!”李肖林狠狠地点了点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到了李肖林快要毕业的时候。这天丁博士把李肖林叫到办公室,神色凝重地对他说:“肖林,一直资助你的那个富商,他的公司再上个月宣告破产了,他本人也去了美国定居,以后不会回来了。你毕业后也没办法去他的公司工作了,我给你推荐到别的企业吧。”
李肖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两年多来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富商的面,签完协议后,甚至连他的律师也没有见过,
但是他一直很感激对方对自己的资助,也准备在对方的公司里好好工作,哪怕薪酬低一些,他都可以接受,以作为对他的报答。
但是现在丁博士却突然告诉他对方的公司破产了,不用他再去他的公司工作了。
对于李肖林来说,自己欠的天大的人情永远没有颁发还了。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