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愛開卷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復活帝國 火中物-第522章 有毒的蘋果讀書

Scarlett Nora

復活帝國
小說推薦復活帝國复活帝国
随后,二人便在科学院各自完成学术报告。
虽然做的是相同的项目,但二人的研究过程却大相径庭,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使用了不同的验证算法与测算机制,最后又将各自的路走通,来了个殊途共归。
二人的学术报告更进一步激发了科学院中其他项目组的灵感。
这般变化, 让格鲁恩猛然看到了更清晰的胜利曙光。
在两场学术报告结束的第二天,格鲁恩亲自召见了赛拉与维特尔两位突然崛起的栋梁之材,并让另外近三百项目组长现场见礼,将一名奥古斯都家族内的嫡系女子许给世袭男爵维特尔·哈顿为正妻,算是终于利用血脉共享将世代受尽压迫的哈顿家族纳入奥古斯都氏族自身的利益体系。
当然,格鲁恩做这事之前并未问过维特尔本人意愿, 也从不在乎维特尔原配正妻的想法。在格鲁恩看来,他这是恩惠, 维特尔没理由拒绝。
随后,格鲁恩再分封赛拉为终身制随从勋爵。
这随从勋爵之位也有讲究,正是帝国平民到贵族之间的过渡层。平民一旦成了勋爵,便意味着有机会登堂入室。
所谓帝国贵族对外封赏勋爵的行为,其实是分享自己的权力。譬如子爵最高可以封赏男爵勋爵,数量亦有限制。想要超越标准数量,须得战功兑换。
采集万界
如果是任重,倒是既能封赏男爵勋爵也能封赏子爵勋爵,两者间的限制数量不等,但大体有个换算关系。
这种分享的过程是可以终止的,也是帝国贵族用来御下的一种手段, 可以将低位者与高位者牢牢绑定在一起。
表面看来, 格鲁恩对维特尔与赛拉可谓恩重如山, 这二人明面上也感恩戴德, 但内里作何感想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除了爵位之外, 格鲁恩又将二人各自的项目组在科学院中的序列定位往前大大提升了一截。维特尔成为十大首席组长之一, 赛拉也实现了阶层跨越, 往前连跳百位。细细算来,赛拉的排序竟已经与德古科这出自本家的终身男爵相距不远。
序列提升并非虚名,而是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意味着维特尔与赛拉各自的项目组将能申请更多资源配额。
这两个小组独得恩宠,到是让现场见礼的另外近三百名组长羡慕嫉妒得红了眼睛。
格鲁恩再说了点勉励之话,众多组长纷纷立下军令状。
见目的已经达到,格鲁恩不再废话,只宣布散会。
虽然已不必继续解析隐形涂料的具体成分,但格鲁恩并未即刻终止其他小组的解析过程。
他采纳了接任兄长伯考·奥古斯都的位置,成为科学院实职院长的族叔的提议,让其他小组依然延续解析进程。
倒不是他要浪费资源,而是解析隐形涂料的过程,本来就能有效提高科学院内各小组的专业能力,启发其思路。另外,隐形涂料也是合成物质,除了核心成分之外,还有多重作为佐料或辅药的其他成分。这些成分不算罕见,但为求万无一失,还是得用皇家科学院专供的分析与物质合成仪器重新定量定性分析, 以提高仿制成功率。
这件事情本身还是有意义的。
族叔告诉维特尔,科学研究同样也是需要灵感与天赋的事情。维特尔与赛拉在第一阶段的表现亮眼, 但这只是开始。整件事需区分为多個阶段, 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思维方式,以及不同的天资灵感。
现在这俩人脱颖而出,正说明二人的思维模式更适合这第一阶段,那么在接下来的后续阶段内,说不得还是要多指望别人。
毕竟,即便放眼整个帝国,真正的学问全才还是凤毛麟角。如果这俩人真有那本事,怕是早就引起皇家科学院的注意了。
族叔说道:“据称在整个南乡星团里的确出现了一个学术全才,但很遗憾这人正好是我们的对头,正是赤锋伯任重。皇家科学院那边并未对他发起邀请,大约也是因为任重目前尚且在伯爵审核期,肯定脱不开身。但也有可能是南乡伯将此事压了下来。总之,目前南乡伯势大,我们抱紧南乡伯大腿的决策没有问题。至于破解项目,很可能接下来这两个小组就要泯然众人了。但你的奖励不必收回,正好拿来激励他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老牌科学家奥古斯都族叔的预料。
维特尔与赛拉很显然就是南乡星团之内除赤锋伯之外的另外两个全才。
解析成分并拿出立体结构分子式,是破解计划的第一步。要仿制某件物事,至少得先弄明白这件物事是什么。
哪怕隐形涂料的核心原材料是歼星蚁的分泌物,但在维特尔与赛拉写出分子式之前,整个奥古斯都科学院对此都是两眼一抹黑,一无所知。
现在可算知道其核心成分的具体组成了,算是敲门砖在学问高门上凿开了个缝。
众所周知,解析容易合成难。
尤其皇家科学院售出的设备能力有限,解析精度可到夸克力的层面,但合成物质时的精度却只到质子与中子间的强相互作用的层面。
精度差了一级,就没办法用叠积木的方式把东西给硬套出来,只能从物理化学的方式切入,通过一系列微观层面的反应,来让质子中子内部的夸克排列与方位符合要求。
与兔共枕
道理说来简单,做起来极难。
只半月后,三百项目组便迎头撞上这堵藏在学问高门后的叹息之墙,一个个头破血流长吁短叹徒呼奈何。
但也就在这时候,提前半月开始尝试第二阶段工作的维特尔与赛拉却又从各自不同的思路切入,分别提出了电子轰击法与磁场牵引法。
二人的方法不同,但却各自都有进展。
虽然距离合成出整个超大分子还有无限遥远的距离,但至少能先用理论模型推算出其中一个环节成功的可能了。这其中一个环节,正是整个大分子中的少量原子聚合成的原子团。
格鲁恩一看之下便陷入狂喜,先是再赏,再提序列,随后又不假思索将维特尔的电子轰击法与赛拉的磁场牵引法在整个科学院内部广泛推广开来。各有一百小组切入理论推算,协助推算如何将这原子团不断放大,便于最终得到成品。
在这时候,奥古斯都科学院之前重金购买三百套皇家科学院设备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要想进行如此精准的微观反应模拟计算,需要消耗庞大的算力。
起初时,格鲁恩·奥古斯都找南乡伯爵府免费申请到南乡星团的大型帝国超网节点使用权。
但很快他便收到噩耗。
由于信息深度限制,帝国超网并不能进行涉及到夸克力层面的模拟计算。简而言之,就是人没办法用三维世界的计算机去计算四维世界的物理定则。
表面看来,这件事只能完全放弃,大约只能通过各个项目组以及各自麾下的辅助计算人员,用人的思维方式来列算式,来慢慢推演。
但悲催的是,维特尔明确告诉格鲁恩,如果想纯粹靠人力来计算电子轰击法,那么就算将南九子爵麾下所有人口的时间都砸进去,至少也需要一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赛拉给的答案稍好一些,要八十年,但也白给。
于是乎,走投无路的格鲁恩不得不恳求刘锦帮他唤醒刘安,在信息流通讯网络中当面问计。
刘安思考片刻,给出解体方案:“既然超网不行,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格鲁恩:“什么?”
刘安斩钉截铁道:“帝国超脑。”
“呃……那是什么?”
格鲁恩区区子爵,并无权得知帝国超脑的意义。
随后,刘安便将这位于古盘星系中央的巨大类星体简单与格鲁恩说道一二,随后再道:“帝国超脑不同于人工制造出来的辅助计算工具,而是一种宇宙奇观,也是我们机械帝国最引以为傲的瑰宝。帝国与另外三方势力之间的战争,所争夺的也正是超脑的使用权。超脑的算力格外宝贵,正在于它可以计算宇宙中的一切万事万物。虽然绝大部分超脑算力都必须为皇族的核心工作服务,但其中还是有少部分算力可用来对外使用以解决问题。据我所知,最终正好有一次超脑调用,还有多余的可用额度并未告罄。我可以为你作保,代你购买一部分超脑算力,必然能解决问题。”
格鲁恩听得直吞口水,小心翼翼问道:“到底有多贵啊?我买得起吗?”
水心沙 小说
刘安哈哈大笑,“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这点小项目,比起真正的算力需求根本不值一提。又没让你整块买。至于要多少钱……”
刘安说了个数,格鲁恩当场几乎心脏骤停。
原因无他,这数字刚好与奥古斯都家族之前手中流动资金最多时相等,现在却已经化作了科学院里的三百套仪器。
“伯爵大人,您可是知道的,我光是为了启动这事已经将家族资产耗尽,哪能拿出这钱来。伯爵大人,那个……如果这件事成,也能压了您的对头。不然伯爵大人您赞助一二?”
不愧是格鲁恩,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节处。
对他而言是巨款,但对刘安来说,还是九牛一毛。
不曾想刘安只摇了摇头,“不妥当,如果现在有大笔进项从我手中流入伱手,那我就算作你的投资人。赠与也没用,没有谁能将这样庞大的资金调动瞒过帝国商务部的耳目。将来等你成事了,要上仲裁法庭,我这投资人就必须得避嫌。真让文渊博从上面搞来个空降的仲裁官,那你的官司未必能胜。所以你还得自己来。再说了,只要事成,今天你投资再大,将来也能有万倍十万倍的利润,为什么不赌一把?你南九子爵虽然没了流动资金,但手中不还有颇多固定资产么,只要稍微让价便宜卖出去,总能尽快出手,对吧?”
刘安给了格鲁恩一个可行之策。
瑤映月 小說
格鲁恩也没多犹豫。
他并不在乎败家与否,只在乎自己性命。
于是乎,在二人挂断通讯后,格鲁恩便当即将自家大量资产在商务部的公开平台上以较短时间拍卖的方式挂牌出手。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些资产刚刚挂牌出去,便立刻有数百家外部财团势力进场。
这数百家财团分别位于南乡星团中各个星区,联合在一起成立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金融投资公司,当场一口价吃下了他挂出去的全部资产。
得益于帝国商务部的超高效率,买卖合同很快生效,大量现金涌入。
格鲁恩在十分钟后便与刘安签署补充合约,再把款项打了过去。
刘安告诉格鲁恩,不必惊慌,最迟五天之内就能见成果。
果然如此,短短五天后,一段看似不起眼的信息跨越大半个古盘星系返回南九星系。
格鲁恩心情复杂地带着模拟计算结果回到自家科学院处,将两份结果分别摆到了大功臣维特尔·哈顿与赛拉·奥古斯都面前。
原来,这次计算虽然有成果,但却并未抵达最终目的地,只将两人的电子轰击法与磁场牵引法又往前推进一大截。
维特尔与赛拉各自谢过子爵大人,拿着成果返回各自项目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理论推演验证以及实验论证。
与此同时,格鲁恩也将模拟结果同步分享给另外两百个小组。
三个月后,验证结束,无论是电子轰击法还是磁场牵引法都被验证为切实可行,成功率极高。
格鲁恩和他的族叔都犯了难。
两条路线的成功率都是极高,但却又都不是百分之百。
这就意味着,哪条路线都不能放弃,得两条腿走路。
新的折磨又出现了。
维特尔指出,随着聚合原子团规模的扩大,原有的电子流轰击设备已经跟不上需求,需要对外订制更高阶的全新设备。
赛拉的情况相似,她也需要更大规模,控制范围更大,精度更高的微变化磁场枢纽设备。
格鲁恩被这个有毒的苹果拽得原来越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