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愛開卷

精品都市言情 《不能說》-第八十二章 過去推薦

Scarlett Nora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三人错身后,林颜这几个月来,第一次见到郗铭真,他和印象中的样子没有什么改变。
郗铭真一只手藏在身后,拿着那一束月见草,另一只手撑着门。
林颜背着光,坐在小沙发上,笑得恬静且美好。
郗铭真艰难的喊出:“林颜。”
嗓子有些嘶哑。
林颜内心有些慌乱,她还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郗铭真,小声的叫了一句:“郗先生。”
这三个字,是林颜最常称呼郗铭真的了,听起来客气又疏离,郗铭真苦笑了一下。
他跑花店的这几个小时想了很多。
从心底里面问自己,他是否介意林颜是谁的孩子?他是不是真的爱林颜?林颜又是否爱他吗?
这些问题,郗铭真已经有了答案。
有了答案之后的他,随之而来的是懊悔、愧疚和痛心。
只是没想到,林颜在他买花回来后,已经醒来了,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在门口呆呆站着的这几分钟,他脑袋里面百转千回。
郗铭真回过神来之后,关上了门,缓缓走去林颜的身边。
在快要到林颜身边的时候,慢慢的拿出了那一束为她准备的花。
“月见草!”林颜开心的说道:“谢谢你。”
高兴的神情显现在脸上,苍白的脸色都浮起些许红晕。
这束月见草是装在白色瓷瓶里面的,下面还有土,只要精心培养,还是可以活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这只是看起来罢了。
郗铭真不敢坐在林颜的旁边,他坐在了林墨之前拉过来的那把椅子上面。
“林颜,我……对不起。”
林颜看着郗铭真只是说:“都过去了。”
真的都过去了吗?
她站起来,走到郗铭真身边。
林颜一直都知道,自己对郗铭真的爱意,但是郗铭真一直不肯承认他对自己的感情,如果他能看在自己快要死了的份上,再来看看自己、陪陪自己,那此生无憾了。
郗铭真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失控的情感,他紧紧地抱住林颜腰间,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他只有一个感觉,林颜很瘦、很瘦,瘦得硌手。
林颜轻轻的拍着郗铭真的背,安抚着他。
郗铭真也不容易,亲眼看见母亲因为小三吐血而亡,随后父亲也死了,一个美满的家庭就此破碎。长大后,爷爷去世了,再后来,奶奶也走了。偌大的郗家主家,就只剩郗铭真一个孤家寡人。
“林颜,你也要离开我吗?”郗铭真有些哭腔。
林颜不知道怎么回答,把她赶出熙园的是郗铭真。但如果说的是寿命,这个林颜无法做主,阎王要索命,也由不得别人谈条件。
尽管如此,她还是舍不得郗铭真这样难受,想安慰他一些,就说:“郗先生,我……”
郗铭真听见林颜这样叫他,立刻放开了林颜,“蹭”一下站起来了。
林颜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就望着郗铭真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
她只能挪开目光,不再说话。
郗铭真俯下身,又把林颜拥入怀中。
盛宠医妃
他的下巴抵在林颜的肩膀上。
低声说:“能不要再叫我郗先生了吗?”
“叫我铭真。”
“好……”
林颜嘴角弯弯,看来郗铭真已经愿意正视自己的心了。
他又试探性的问道:“那……我可以叫你颜颜吗?”
“当然可以!”
林颜是很喜欢别人叫她“颜颜”,因为这个称呼带给她温暖,第一次这样叫她的人就是林教授,然后是奶奶,接着是清清,现在是她最爱的人。
“铭真,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林颜郑重的说道。
郗铭真许久没说话,林颜也任由他这样抱着。
觉察到林颜的呼吸有些混乱,郗铭真赶紧让林颜在沙发上坐下来。
“颜颜,我……”郗铭真想说的有很多,但是他不知道从何说起。
林颜只是把脑袋枕在郗铭真的肩膀上,听着他慢慢的说。
“颜颜,我不该把上一代的恩怨,牵扯扯到我们身上,还因为我,让你受了那么多伤害,对不起。”郗铭真再一次道歉了。
“铭真,你也听我说,当我那次看见照片,偶然知道贺文彩就是张凝的时候,我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所以我明白你的感受,不要再说对不起了,以前你不喜欢听我说,我也不喜欢听你这样说。”
说道最后,林颜的语气越来越弱,郗铭真感觉林颜的身体也在慢慢往下滑,便扶着林颜去床上休息。
“颜颜,你睡会儿吧。”
林颜觉得自己有些累,便听郗铭真的话闭上了眼睛。
郗铭真突然想起些事情,看见林颜睡了之后,立刻出门去找林墨。
他急急地出门后,发现林墨就站在病房的外面。
“我姐姐怎么了?”
见郗铭真的神情不太对,林墨一把拉住郗铭真。
郗铭真摇摇头:“颜颜没事儿,她有点累,现在躺下了。”
上次林颜就是一睡就昏迷过去,现在林墨才不相信郗铭真的说法,但是郗铭真挡在病房门口,对林墨说:“我想跟你说些话。”
“什么话?有事快说。”林墨很不耐烦。
“其实,她不知道,我早就知道,贺文彩就是张凝了,她也不知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
郗铭真没有注意到林墨越来越沉的脸色,还一直往下说。
林墨一把捂住郗铭真的嘴:“闭嘴!”
然后把郗铭真带向走廊尽头的消防楼梯,关上了防火门。
“你到底是想我姐姐知道,还是不想我姐姐知道!”林墨冲郗铭真吼道。
他不介意郗铭真在这些,现在计较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欺骗林颜。如果林颜不知道对她更好的话,林墨也不愿意林颜知道。
但是刚刚郗铭真在林颜病房门口说的这些话,很明显是不能让林颜知道的。
一 妻 多 夫 小說
郗铭真见林墨突然这样,他做低姿态说:“最好是不要。”
林墨一脚踢在防火门上,“哐当”一声,回荡了楼梯间里面。
“不想?”
郗铭真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如果我姐姐没睡着,你刚才那些话,等于是当着她面说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郗铭真愣在了原地。
他忘了,林颜听力很好。


Copyright © 2022 少愛開卷